[JC]Amulet

没错,就是那篇窗掉的119无料……的一部分……


感觉非常对不起@阿禁_太太帮我画的封面!(土下座


最近有点难受暂时脱圈一段时间,嗯

大家新年快乐,我爱你们

-----------------

Amulet


乡村风PARO,死蠢OOC,笔力为0,故事毫无意义

 


 

熊孩子乔瑟夫一个标准的跳马动作跃过灌木——他在半空停滞了几秒,闻声赶来的男孩立刻边扶边把他从灌木顶上拽下来。上次摔进泥水的悲剧可不要再发生一次了。

西撒.齐贝林不过大他两岁,却已经有小大人的样子。乔瑟夫冲他嫌弃又鄙夷的表情吐吐舌头,“我特别特别特别想见到西撒酱所以就来了啊这样走比较快而且方便嘛……呃作业什么的等吃过午饭再说……”

乔瑟夫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却没有听到熟悉的责问,西撒酱安静得有些奇怪。他抿紧嘴唇看着乔瑟夫,眼睛里却带有几分愉快,于是乔瑟夫也搞不懂他的伙伴此刻是高兴还是生气了。

他只得老老实实低下头,“呐,西撒,对不起,下次我不会再犯了……”总之还是先认错,随便用个道歉把冒失的出场方式敷衍过去比较好。然而西撒并不特别在意,他打断了乔瑟夫,“所以,今天又有什么事?”

“你看!”乔瑟夫把藏在怀里的东西掏出来,半是炫耀半是献宝地捧到邻家男孩面前,“丝吉Q给我做的护身符!”

乔瑟夫口中说的丝吉Q是个活泼的小姑娘,她是乔斯达家主管的女儿,寄养在乔家,空闲时经常和他们在一起胡闹。

“她最近跟艾莉娜奶奶学了女红哦!然后按照那些东方故事书给我做了一个护身符!”

明明是介绍刺绣或者挂饰之类的工艺书吧!都纠正过多少遍了。西撒默默内心吐槽道。

躺在乔瑟夫手心里的是一个红色的小袋子,四周用金线拙劣地缝起来,中间歪歪扭扭地画着不知哪国文字,最上方有个刚好能用食指穿过拎起的绳套。唯一可取的大概就是其中的心意了。

“是吗。”西撒微微抬起眼皮,淡淡地说。

乔瑟夫失望地瘪瘪嘴,他眯了眯眼,小心翼翼地收好自己的宝贝,揽过西撒的肩膀时,明显感受到怀中的人一抖。“西撒酱今天很开心啊!”

他也就是随口一说,但对方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解和迷惑的表情证实了这一点。

当西撒发现他的贼笑以后,有些恼怒地推开了乔瑟夫,“没这回事!”

“啊!我想起来了,上次你偷偷到我家后院里摘向日葵的事我还在气头上!”

说着他作势要去追隔壁的熊孩子,但是乔瑟夫怎么可能让他轻易捉到,每次指尖将要扯到他的帽衫时,机灵鬼总会瞬间换个方向让他扑空。

乔瑟夫站在不远处得意地看着西撒两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虽然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西撒没尽全力不代表他不需要费点心思来避开他的线路和动作。无论如何,他乐于在这种小游戏中找到成就感。

突然,乔瑟夫眼尖地发现有什么东西要从西撒的裤子侧袋里掉出来,“西撒!”

他一指,西撒立刻把那东西收起来。“诶!这是什么!我要看!”小孩子灵敏的雷达识别到大惊失色的西撒酱,乔瑟夫马上就奔过去贴近西撒,完全忘记他还处在猫捉老鼠的境地中,开始不安分地扒他口袋。

西撒很反常地把拳头攥得紧紧的,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西撒酱小气鬼,亏人家一大早就来找你……”乔瑟夫嘟起了嘴,可西撒难得的不为所动。

乔瑟夫眼珠转了一圈,猛地把西撒的胳膊甩开,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哭声,“我再也不喜欢西撒了!丝吉Q,坏哥哥欺负我~”

“JO….JOJO!”尽管知道是假的,听见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西撒也不由得有些惊慌,“好了好了,我给你看就是了。”西撒被他折腾得没法儿,只得把手抽出来。

那是另一个护身符,蓝绿色的配色,同样拙劣的做工不难看出是一个人的手笔。

乔瑟夫心情复杂,半是郁闷,半是愤怒,还有一小分嫉妒。就像周日出游变成礼拜,炸鸡块被分掉一半,西撒跟别人打招呼却无视他。

Holy Shit! 太糟糕了好吗!

眼见着西撒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护身符放回去,越发不是滋味的乔瑟夫抓住了对方的手腕。

“西撒酱,我们来做个小小的交易,好不好?”

正如大部分的小孩子一样,乔瑟夫总是直觉地认为别人的比自己好;也正如大部分的小孩子一样,他总是以自我为中心,而且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西撒当然会答应他,自他们打小开始腻在一起后,西撒总是对他予取予求,甜点也好,玩具也好(虽然大多数时候西撒的玩具都没有自己家的高档且有趣),西撒唯一会拒绝他是因为西撒的两个妹妹。嗯,他当然可以理解啦(反正西撒最后做了那么多补偿)。

然而这次西撒却为难地皱起了眉。

“JOJO, 我只怕……”

No!仿佛遭遇了当头一棒,连站在地上都有了晕眩的感觉。尽管如此乔瑟夫仍然全速冲了出去,他觉得西撒不喜欢他了,一点也不。他的心灵飞机要坠毁了,他怎么可能不悲伤难过呢?男子汉大丈夫是不该随便哭的,但用手捂着没人看到应该没关系吧……

我最讨厌西撒酱了呜呜呜……

乔瑟夫脸色苍白,似乎连自己家的方向也不记得了,只一个劲地往远处跑。

“JOJO,等等!”身后的西撒追上他,“唉,你真是……”

“JOJO,你真的很想要吗?”

乔瑟夫像三个月大的小狗看见碎肉一样眼睛发亮。

“真拿你没办法……”西撒嘀咕道,他叹了一口气,把护身符交给乔瑟夫,“可要好好保存哦!”

“那我的给你!”

“诶?我不需要。你拿着吧,两份LUCK。”总是在闯祸的你比较需要。西撒默默咽下了后半句话。

“Yeah!”乔瑟夫仿佛飘到了月亮上那样开心,他搂住西撒的脖子,吧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我说JOJO,中午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好啊好啊!不用回去面对老太婆我就开心~”

“不许这么说丽萨丽萨女士!还有你赶快从我背上下来!”

那个时候西撒眼里的温柔,哪怕找出所有美好的词汇来形容也不够。可是乔瑟夫既不是诗人也不是作家,只是一个经常从家庭教师那里逃走的熊孩子。他趴在背上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很甜蜜的句子,继而决定把明天下午茶的布丁和牛奶全部送给西撒。


FIN-

评论 ( 7 )
热度 ( 3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