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你好,兔子君

放上来断后路!

总有一天我会被拖延症搞死

————————————————————————

不管是51话还是最近的外传都太戳我了>_<

虽然写过利威尔被埃尔文设局【骗进】调查兵团的脑洞

不得不说我和官方相比实在是太!甜!了!

官方你为什么这样丧(xi)心(wen)病(le)狂(jian)


P.S 我好想念花与蛇太太啊

————————————————————————


CP:兵团/利威尔中心

注:含二次设定,官方外传人物有(伊莎贝尔、法兰),韩吉♂,角色死亡有

 

“利威尔,其实加入调查兵团也很不错的,你看你看,早餐有面包和牛奶喔!”眼镜怪人挥舞着手中的食物,即便被利威尔漠视、搭话的兴致也没有丝毫减少。“总比你当混混要好过得多吧!”

闻言,利威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接着起身就走,“我吃饱了。”

“诶?!你等等我嘛,说好要教我立体机动的~”

“没说。你好烦。”

韩吉不是利威尔在调查兵团认识的第一个人,却是他第一个熟悉的人。这得益于韩吉的死缠烂打精神和旺盛的探知欲——对未知的神秘生物的研究欲望。明白了这一点后,利威尔尽管时常觉得他很聒噪,却也没有真正把他赶走。韩吉是一个好人,正如调查兵团的大多数人都是好人一样,他们或多或少能猜到利威尔的身份,却没有为难他,也没有投以蔑视的目光。他在地下街的贫民窟见了形形色色的面孔,对比起来调查兵团真能算上温馨的人间天堂了。

不过,利威尔还没有热血到要为人类献上心脏的地步,他更喜欢混混那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韩吉,埃尔文那家伙还没回来么?”

“谁知道呢~也许还要等几天吧,”韩吉打了个哈欠,“嘛,也许今天下午就回来也说不定……”

“哦。”利威尔已经迅速在脑海里规划好逃跑路线,在前面的转角一拐弯就……

“韩吉,我听到你们的谈话了。”转角处赫然出现埃尔文的脸,他温和地笑道,“利威尔,你要找我?”

“……”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他们要来的事。”高挑的金发男人笑意盈盈。

他偏过身子,两个熟悉的身影就从后面蹦出来。

“利威尔,几天不见啦!我想死你了!”马上扑过来抱住他的是活泼过头的伊莎贝尔。

“利威尔……”面露难色的是法兰。

两个人都是和他翻着垃圾桶长大的好伙伴,利威尔眼睛都瞪大了。

“埃尔文,你……”

“韩吉,你先带他们下去领制服和装备吧,利威尔好像有很多话要跟我说。”

 

“埃尔文,你说话不算数!”

半边脸浸在泥水里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在那样屈辱的状况下明明是为了同伴的安全才答应要加入调查兵团的。只要自己加入调查兵团,自己和同伴就不会被扭送到宪兵图治罪,伊莎贝尔和法兰也会被放走。

而现在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利威尔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上涌。

“利威尔,你不认为把熟练操作立体机动的人才放跑是一种损失吗?我们调查兵团历次墙外远征都伤亡惨重,因此精英士兵的补充极为重要。你不必紧张,我只是安排他俩做后勤工作,不会让他俩直面墙外的巨人。”埃尔文认真地解释道。

“而且调查兵团的条件要比在贫民街生活好太多了吧。我一说他们立刻就答应了。怎么样,你可以把上衣里面的匕首收回去了吗?”

“骗子,他们是被你骗了,你不过是想要两个人质、防止我逃跑罢了。”

“我的脑海里只有人类幸福和自由的未来,没有考虑过这种事。”

利威尔猛地一撞,把埃尔文撞倒在地,然后瞬间抽出匕首抵住他上司的脖子。“我可以杀了你再带着他们逃跑。”

“哈哈,”金发男人不为所动,他直直地看进利威尔的眼睛里,“到处都是墙,你能跑到哪里去呢?”

利威尔抓着他衣领的手抖了一下。

“何况你会动手吗?你能动手吗?你重视同伴多过于自己,有所挂念的人永远不会变得强大,兔子君。”

 

伊莎贝尔和法兰真的如同埃尔文所说,从来不参与调查兵团的远征,而唯一一次出墙,也只是在没有巨人的全然安全的情况下模拟了一次运输物资的活动,这令利威尔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并不在乎今天的墙外调查,明天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他们,至少伊莎贝尔和法兰能活下去就好。

所幸利威尔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他很快就融入了经验丰富的队伍里,并凭直觉掌握了战斗技巧,他的地位和讨伐数一起逐步上升。

就这样,时间走到了年关。

“喝!看我的!”

一出门,利威尔就被雪球正中面部,耳边顿时传来伊莎得意洋洋的笑声。“法兰,今年第一个打中利威尔的是我,依照约定,你输给我一瓶酒~”

“女孩子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法兰闷闷地说。

“有什么关系嘛,我每次都喝的红酒啊~啊!”话音未落,她就被按进了雪里,不解气的利威尔还往她脸上糊了一个超大的雪球。

“法兰快过来帮我!”

“是是。”

……

扑腾累了的三个人倒在雪地上。停了一阵的雪花重新落下来,头发上,脸上,衣服上,撒得到处都是。

“瑞雪兆丰年!”

“……”

“利威尔,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一句特别帅气的话?”

“白痴啊你。”

“要是我们明年还能这样就好了。”法兰感叹道。

“一定会的。我保证。”

利威尔望向远处,那里是没有被云层覆盖的蔚蓝的天空。他已经和他们度过了近30个春秋,明年,下一年,下下一年,还有未来的所有日子,都要三人一起。

“对了~今天不是规定的年假吗?而团长还呆在这里诶,明天可是新年第一天的说!”

“然后?”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确实呢。”“和我无关。”

“像我们这样没有亲人的家伙无处可去,只好呆在这里;你看其他人不都回家了么?而埃尔文团长,听说他家是世袭贵族,那种很厉害的哦,条条框框一定很多,为什么他不回去呢?”

“……我就说关我什么事。”利威尔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耐烦的说。

“啊,既然你要回房间就顺便去看看他吧,他一个人应该很无聊~团长他并不是坏人,你们要解开之前的误会~禁止吵架哦~”伊莎远远地朝他挥手。

啧,一个二个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家伙。都忘了之前被骗到这里的事了么。

话虽如此,利威尔还是朝埃尔文的办公室走去。因为后来埃尔文也没做其他违约的事,他心里的敌意还是稍稍减轻了一些。

“……利威尔,你又进门不敲门。”埃尔文揉了揉额角。

“反正我都要进来,敲不敲有什么关系。”

“……有何贵干?”

“伊莎贝尔让我看看你在干嘛。”利威尔面无表情地说。他随便扫视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几乎占了一面墙的地图上。那就是他们能见到的整个世界,人类被最外围的Wall.Maria死死地困在里面。而墙的外面在地图上只有一片空白,很多记号都明显是人为画上去的。

“我在修改初春的墙外远征计划。”

“哦。计划在哪里都能一样做吧。”

“为了进调查兵团,我和父亲闹翻了。”

明明可以在内地过着安逸的生活,却一定要和巨人直接打交道,家人不生气才怪。

“你也是那么想的吗?”埃尔文放下了笔。

利威尔一惊,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把想法一字不漏地说出去了。

“啊啊。”索性承认。

“你刚刚看了那幅地图,心里没有一点触动吗?但是我有,我觉得人类不应该满足于这弹丸之地,而要努力去寻找更大的可能性。巨人不应该限制人类的脚步,人类能到达哪里应该由人类自己来决定。为此,我必须要去做一些事。不得不由我来做的事。”埃尔文的眼瞳里静静燃烧着蔚蓝之火。

“呵,还真是,中二少年的发言呢。”

“你不理解我也无妨。加入调查兵团的人都有各自战斗的理由,你只要为自己战斗就好。”他眼中的火焰小了一些,但是没有熄灭。刚刚居然期待一个曾经的混混理解家人都没法理解的,自己的大义,脑子是冻坏了么。

“中二少年的感觉也并不坏。”利威尔轻笑。

 

“如何如何?”伊莎眼睛发亮。

“就说了几句话而已,没什么特别的。他不想回家。”利威尔淡定地接过了酒瓶,“……你们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而且跑到了我床上?”

“你不知道普通士兵的房间是没有壁炉的么?我和法兰都要冻死了啊!”

“笨蛋冻不死的。”

“嘛~利威尔~就等你啦~”伊莎豪迈地掀开被子,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啧。利威尔脱掉衣服,迅速地钻了进去。

“啊,好冷!”

“好挤。”“好挤……”

“法兰,你过去一点啦,我都要被挤扁了。”

“我都要掉下去了?大小姐?”

好不容易分配好空间,房间里总算安静了下来。

“总觉得这样子好像小时候呢,嘿嘿。”

“哪年冬天不都是这样过的。”那些年在贫民窟的时候没钱买木炭,烧柴又能呛死一屋子的人,也冷得够呛。晚上只能三个人互相取暖,还常常在半夜被冻醒。利威尔叹了口气。

“我是说这种幸福的日子啦,不愁吃,不愁穿,还不用出去抢钱。嘿嘿。”

“但是总有一天要到墙外去的哦?”

“法兰你别破坏气氛嘛,等到了那一天再说。现在先享受生活吧!”

暖和了之后倦意渐渐袭来,说话声小了下去。

“利威尔,你千万不要死。”半睡半醒间他听到伊莎在耳边低声说,利威尔握了握她的手以示回应。

远处传来整点的钟声和礼花声。随后又重回黑暗的寂静,在这寂静之中,是人类肌肤传来的热量让他得以安眠。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