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うそつき

注:

小伙伴告诉我“二部一点也不虐”……

为!神!马!

你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还给我补刀捅得鲜血淋漓!!!

多!大!仇!

我不要RP了我想报复社会!!!

 

……所以,这是一个突发段子,我打字手在抖(不仅仅是因为冷

可能是有史以来写得最语无伦次的段子(……

脑洞来自前面的奇葩,已申请到使用授权

 

题目和初音MIKU的歌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是荷莉一生中接受的为数不多的采访之一。

相比于美利坚房地产大亨油嘴滑舌的乔瑟夫.乔斯达,媒体们更希望从他的女儿嘴里撬出点真实信息,比如父亲的生财之道成功秘笈等等,再不济也能用日常作息安排编本《成为百万富翁从这里开始》之类的畅销书。

小时候荷莉就被乔斯达家族保护着谢绝任何采访,而成年后的荷莉更是不喜欢抛头露面的人,她刻意深居简出的生活,摆明要和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不在乎闹大只在乎闹不大的父亲以及儿子划清界线。

如果实在推脱不掉,荷莉就像父亲一样回答一些很官方的话语,把问题都搪塞过去。

直到一家意大利小报找上门来。

 

也许是阳光太温暖向日葵开得太鲜艳令她心情太好。

也许是因为小报的主题并没有侵犯性。

也许是单纯的她很喜欢上门采访的这个小记者的长相。

荷莉鬼使神差地答应采访。

 

关于乔瑟夫年轻时候在意大利度过的日子乔家人没有对外透露过多,世人仅仅知道他去到那里,受了重伤,伤愈结婚,婚后移居美国这样简略的经历,过程细节及原因一概不详。每每问起,乔家人总是讳莫如深。而这家小报不知为什么远渡大洋跑到日本,希望借房地产大亨的女儿之口,推广意大利美食和意大利景点。

噗。荷莉刚听到仆人给她读的E-MAIL时也乐了。

她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

然后意大利记者在某一天登门拜访了。

在他们花了两个小时聊完采访主题、小记者开始整理资料的时候,他无心地问了一句,“夫人,发生了什么很开心的事吗?我觉得您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笑的样子。”、

荷莉稍微歪了下头,那神情颇有几分小女孩的感觉,“……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关于父亲的。嘛……告诉你也无妨。”

“说到意大利菜嘛,我家里虽然有意大利厨子,但是真的很少会吃到意大利菜,最好的时候一周能吃上两顿。我是有特别喜欢的菜品啦,但是每次说想吃,都会被父亲大声斥责‘你是美国人,吃什么意大利菜!实在讨厌美国菜的话我们今晚就吃英国菜!’然后我都会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央求厨师做啦。……母亲的话,她很爱父亲,基本父亲说什么她都听,所以她根本不会抗议,更不会帮我啦。”

“但是乔斯达先生看上去并不是那么讨厌吧?”

“诶?你看出来了?确实是,听说那个意大利厨师最近才从我家那边退休。嘛,父亲当然不会在固定的意大利餐之时煞风景地吃汉堡啦喝可乐啦,他点得最多的就是尼禄面,其次就是空心粉。对,就是那个像用黑墨水泡着的面。不过,他每次都会挑剔这不好那不好的,总之没说过一次好吃。”

“我们都说他是在意大利吃到什么特别难忘的味道了吧,要不要故地重游去原来的店家享受一下之类的……他当然是每次都拒绝。那个时候父亲特别忙是原因之一,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还有说起意大利到底如何,我大部分都是从母亲那边听来的,母亲是土生土长的意大利人嘛,我几次去意大利旅游也是跟着母亲去的。父亲的话,就我所知,他再也没有去过意大利。”

“奇怪呢,意大利好像有乔斯达家的房产和地皮……”

“啊那个!一部分是我奶奶留下的嘛,另一部分是父亲投资买下的没错,但种种手续都是委托SPW财团专业人员处理的。”

“看来乔斯达先生真的很反感意大利呢。”

“不是哦,别人总以为父亲是很排斥意大利才这样的。但我就是能从心底里感受到,他是很喜欢意大利的,不,应该说深爱着意大利吧。不可思议,也许这就是血缘的奇妙吧。”

“在别人看起来,我父亲在商业上很成功,投资眼光很独到,谈判能力很强,就像小说里面常见的反派天才,满脑子都是阴谋。一不小心就被他骗到呢。但是,父亲在我眼中是个很容易看穿的人,他的表情和语言都太好懂了。”

“倒不是说他对家里人不会耍心机不会骗人,只是总被识破呢。”

“比如,他把炸鸡块分给我的时候老是说吃腻了不想吃了,其实我知道他最喜欢吃炸鸡块,让他吃半年天天吃都不会腻;比如,小时候去迪士尼乐园玩,我非要坐升降机,他一边说着‘好可怕,荷莉实在要玩就自己玩吧’一边还是上来坐在我旁边呢;还有啊……应该说是这个家最大的秘密?”

“啊,这个我可不能透露给你。抱歉啦。”

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她觉得父亲并没有那么爱母亲,当然不是凭空多出来的弟弟——他的母亲抢走了父亲的注意力。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觉得父亲看母亲的眼神不对劲,尤其是她从幼儿园回来,和别人家的父母做了对比之后,那种相处模式的差异无时不刻不在她心中放大。

她当然也试过旁敲侧击地问父亲,父亲自然什么都不肯说。

末了,父亲说“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是你母亲,是丝吉Q.乔斯达。再也没有别人。”

骗子。

大骗子。

她马上就发现了这是谎话,就跟父亲每次说自己讨厌意大利菜是一样的。他一定在爱着某个人,一直都是进行时。

“爸爸不是一直教我说谎不好么?为什么爸爸要说谎呢?”

然后她看到父亲在紧张地捏着手指,反复地说,“我没有爱别人,我的好女儿,我的乖荷莉,相信我吧相信我吧相信我吧……”

“荷莉,我说的是真话……”

她觉得父亲很可怜,就没有再问下去了。后来有了新的兴趣所在,很干净地忘记了这回事。现在想起来,也许是那个功成名就的乔瑟夫.乔斯达,那个永远自信满满意气风发的父亲,最窘迫的一次。

那个骗子艺术家最拙劣的表演,那个她崇拜一生的男人最大也是最失败的谎言。

他连自己也没有说服。他没有爱着谁的这件事。

 

“这就要走了么?”

“夫人,多谢款待,这些资料就足够了。我回去之后主编一定会很高兴吧哈哈。”

“真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多在一起聊聊天呢,我今天过得很愉快,谢谢你,齐贝林先生。”

“能让女士感觉到愉悦是我的荣幸,我也很感谢空条太太。那么,我告辞了。”

“嗯,一路顺风。”荷莉抬了抬老花眼镜,目送着青年离开玄关。

他的头发上有小翅膀装饰,多么可爱的年轻人。突然特别想吃意大利菜,今晚弄吧。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