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艾]SEE YOU-4

写着写着感情线就很奇怪了……


4

15の场合

利威尔家和耶格尔家不在一条地铁线路,所幸相隔的距离真不算太远。没有什么不同,一般都是艾伦抱怨着今天发生的不如意的事情,三笠在旁边沉默地听着,然后偶尔她会开解一下少年,像给小猫顺毛一样。

但今天的艾伦太陌生了,他说的故事自己闻所未闻,就像两个人存在的时空完全没有交集,这太奇怪了。巨人,墙,104期,调查兵团,兵长……什么跟什么啊。也许是昨天训练太累所以做噩梦,或者是那矮子对他太苛刻刺激到他(迟早有一天要干掉那矮子!),休息一下就会好的,和教练吵架也是这个原因吧,其实教练也是说安排让作为投手尝试一段时间……唔虽然很过分但是不可能违抗教练的战术啊。

已经可以看到护城河,再沿着堤岸走一段就到家了。此刻的河面倒映出夕阳浅浅的橘黄色光芒,高架桥上新干线穿梭而过,三笠只随意地瞟了一眼就右转,她发现身边的人没有跟上来。艾伦停在那里,像压抑着什么似的十分渴望地看着河水。然后他突然小跑起来……

“艾伦你要干什么!”三笠冲过来生生拉住了他。

“放开我!”艾伦大喊大叫道,“我不是说过了么!我要回去!”

“我是掉进湖里才来的这个世界!现在重复这个过程一定能回去!”

“你不懂吗?巨人吃掉了妈妈,我……我好不容易才变强大起来,我要把它们全部驱逐出去!”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天,下定决心的那一天。

……

什么啊。“伯母不是好好地在家吗?她吩咐我早点把你带回去,饭菜都凉了。”三笠一把拉起艾伦的手,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生气的波动。艾伦看来是完全怔住了,像个牵线木偶一样跟着她走。他的脑海里不停循环重现的是那一天的残酷和血腥,超大型巨人毁掉了墙,转过拐角之后温暖的家已变成一片废墟,妈妈被埋在房梁下面,弱小的我和三笠怎么也抬不起石块,我们逃走了,我亲眼看到妈妈被巨人刨出来……我……

“到了。”三笠波澜不惊地说,这让艾伦回过神。三笠拿出钥匙插入了锁孔,钥匙转两圈之后咔嗒一声。

啊啊,是呢,既然这个世界有利威尔的话,我也该期待一下。

门的后面是微笑着的用围裙擦手的妈妈。

“我刚想给你们开门来着,都饿坏了吧?”

艾伦顿时泣不成声。

 

17の场合

利威尔离开了办公室,不一会儿进来的是有点脱线的韩吉,也穿着一样的军队制服。他一见到艾伦就尖叫起来,“利威尔!你看你对我的实验体做了什么啊!”

诶,什么叫“实验体”?艾伦满脸黑线。

“真是的,叫我拿医药箱来就是因为这个啊,”韩吉嘟嘟囔囔,艾伦身上大多是人为造成的淤青,也有一些细小的伤口但都止血了。

“喂,艾伦,你的创口愈合的速度变慢了啊!”韩吉皱起眉头。

“小声点,死眼镜。”利威尔不知何时又折返回来,他关上了门,而后走近那两个人,“这个艾伦,不是我们调查兵团的那个艾伦。”

“咦?!!!”

可怜的韩吉被削了。

 

“所以说,还是要对外封锁这个信息?”死而复生的韩吉问。

“嗯,三笠阿克曼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最重要的是给贵族和教团以信心,让他们继续支持调查兵团的行动。这件事太过离奇,一时半会对外解释不清楚。而且,普通民众也需要一个希望,调查兵团内部也一样。利威尔,你怎么看?”

“我没意见,你下判断就好。”兵长无可置否。

夹在开会三人组里的艾伦耶格尔不知所措,他听的一头雾水,聚集起来的三个人好像终于结束了讨论,纷纷向他走来。

“抱歉了艾伦,你今晚还是要睡地下室。不过这只是一个小惩罚而已,过几天就会让你睡回原来的房间的!”韩吉遗憾地解释道,同时摸了摸艾伦的头,然后和埃尔文一起走掉了。

利威尔站在墙边,显然是在等他。艾伦有点惧怕地走近男人,利威尔做出一个“跟着我”的手势就迈出步子。

艾伦拼命记着营地各部分的位置,而利威尔话也不多,两人之间的沉默并不难堪,倒像是惯有的默契一样。一路上不见几个士兵,利威尔很自然地领他走到最右边楼梯的地方,螺旋式的石阶通向的就是艾伦今晚的住处,墙壁间有一个个陷进去的一尺见方的小槽,装饰以带有玻璃罩的煤油灯。虽然光亮,但掩盖不住地下潮湿和阴冷的感觉。

这里只剩下他和利威尔两个人了。

谨慎的利威尔终于开口,“小鬼,今晚好好睡吧,明天开始我要给你特训。这个世界没人能救你,你要学的东西有很多,收起你那天真的蠢样吧!”

这样说不定是最好的,回去也并非马上可以办到。艾伦想着,既然如此,和利威尔在一起训练也很好。

煤油灯鹅黄色的光芒在利威尔身上投下了模糊的影子,艾伦心中一动,他特别想抱抱利威尔。就这么贸然提出申请,然后被利威尔一脸嫌恶地驳回。

深知男人洁癖属性的艾伦也没有特别失望:刚刚得知只有白天才能在地上洗澡。他决定等明天再把自己整理一下。确实很累,一沾床几乎就能睡死。

最后的意识,是利威尔熄了灯。他说,“小鬼,努力活着回去。”然后脚步声渐行渐远。


TBC_

评论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