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在劫难逃

这是兵团

       兵团

       兵团

误入者可以离开了

————————————————————————————————————

注:写得很愉快的兵团/OOC有/基于进巨背景的脑洞/全篇流水账

 

利威尔进门前,埃尔文.史密斯早就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了。这是一个小酒吧的包间,关上门之后那些嬉笑声音乐声也照样能传进来。倒不是说利威尔故意要为难这位团长而专门约在这里,仅仅是因为这地儿离他情妇的居所最近罢了。

大概一个月前,利威尔隐约觉察到有人在跟踪调查自己,于是他吩咐手下反追查这个人;三周前,他得到了主谋详细的资料;两周前,埃尔文在地下街出没,利威尔在未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暗中观察了他一次;一周前,他主动找上门来,说请求会面。

之所以拖了一周时间才答应,是因为利威尔最近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每次他赌博输钱或者女人出轨地盘被抢的时候都会浮现,当然这几年随着他逐渐在地下街确立了霸主地位,后两者很少就发生了。

切,难道老子还害怕一个兵崽子不成?格斗技第二没人敢说第一的最强混混,最后还是同意赴约。

青年团长面容俊秀,是个美人胚子,沉默时全身自有一种来自地上的贵族气质和军官不可侵犯的威严在,而一开口却是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时间宝贵,有屁快放。”利威尔粗暴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利威尔先生,希望你能加入调查兵团。”

啧,利威尔轻蔑地笑了。

埃尔文看起来马上要用第二套说辞来对付他,利威尔抢先开口。

“什么‘大义’,什么‘自由’,哥一点兴趣也没有;三大兵团的狗屁关系,以及上面那些废物饭桶,我也完全不想知道。”

“墙啊,巨人啊,关老子什么事?纸醉金迷逍遥自在的生活不好吗?干嘛非得要去送死?”

“那么,我们来赌一下如何?”面前的青年漾起了自信的微笑,“如果我赢了,你就加入调查兵团……”

“如果你输了,你的项链和戒指都归我,从此滚粗哥的视线。”

青年团长从没期待过利威尔会不识货。即使是祖传的刻着家徽的戒指,以及出生时就一直戴着的祈福银链,他也不觉得可惜。

“好,一言为定。”

“切,脏死了。”

利威尔无视青年军官伸过来的手,径直离开了房间。

 

他们约好,时间场所方式都由利威尔决定。利威尔很大度地定在了三天后的晚上,某著名赌场,德州扑克100w筹码决胜负。他已经调查清楚,这位团长从不出入赌场,且无不良嗜好,作息规律,可以说全身心都扑在与巨人作斗争的事业上。

也就是,他将和一个零基础的菜B坐在同一张牌桌上,利威尔简直乐开了花。

 

“这是你的军服。”埃尔文温和地说。

利威尔不情不愿地接过来,愿赌服输。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天最终只赢了一场,到凌晨3点的时候已经输得精光。啧,利威尔没有当场发火,安排了内应,发牌员也是自己熟识,这也能输,只能说明埃尔文运气太好。他离开的时候狠狠地瞪了青年团长一眼,团长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避开了他的视线。

“我明天就去报到。”(曾经的)混混闷闷不乐。

由于和女人们都断绝了关系,军团里又是僧多粥少的局面,兵长摸进团长的房间几乎是必然走到的Ending线。年轻貌美的团长趴在床上甘当沃土,他伏在上面如老牛般勤恳耕耘。也没什么不好。

只有一点,唯独一点!他总是被毯子包成球状!而后被埃尔文整个抱在怀里睡着!

啊啊啊!高个子都砍腿!

 

时间飞逝,进入了阳春三月。

埃尔文在宪兵团的好友过来看他,两个人站在阳光明媚的窗前静美如画。恰好经过的利威尔不知为何多瞟了一眼,他发现那个人长得和埃尔文有点像,个头也差不多。于是他停住了脚步,那个男人还朝他挥了挥手,一副熟识的样子。

利威尔自然是“哼”了一声,大步离开。

“恭喜你如愿以偿。不过话说回来,让我代替你去打牌,这种法子也亏你……”

“兵不厌诈嘛。”团长笑盈盈地说。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