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花承]Yesterday Once More

HB to 小伙伴 @阿喑的自留地 

祝你又老一岁!祝你吃好睡好!考过六级!


这篇文写得很仓促,很水,又刚好赶上我第一次眼疾_(:з)∠)_没有仔细改,凑合一下_(:з)∠)_

————————————————————

承太郎在晨光中醒来的时候,花京院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待他洗漱完毕后,花京院端出冒着热气的早餐,是烤吐司、放上火腿的煎蛋和牛奶。看到承太郎几近不可觉察的吃惊表情时,他笑着说,总是日式早餐,觉得你会吃腻,所以换了个口味。

承太郎既没赞同,也没有表示抗议,他性格乖僻的时候对家人都采取了(自以为的)听之任之的态度,何况发生那件事之后,对于世事无常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他的脾气就越发和缓下来。

他铲了一刀子果酱抹在吐司上,然后一点一点地把它涂抹均匀,直到四个角也铺上了薄厚相等的红色。慢条斯理有条不紊,像遵照某个固定程序行事的机器人一样充满耐心,人类无法理解的耐心。反正有的是时间。刚起床的承太郎并不觉得饿,于是他又铲了一刀子,“啪”地按在上面。

期间花京院一直盯着他看,眼也不眨,他脸上有一点希望得到夸奖鼓励的厨师的期待,又有一点母亲对于挑食的小孩无可奈何的表情,更多的是恋人之间特有的感情,仿佛只要承太郎就这么呆着,呆在他身边,什么也不做不说,他就能得到至高无上的满足一样。

我开动了。承太郎说。


下午没课,也没有别的计划安排。

于是空条教授宅在家里,拿着本子和笔描绘上次出海见到的特殊生物,花京院靠在他身上开到最小音量地打游戏,时不时坐起来看他的画面一眼。绘画的技法基本都是花京院教的,无论如何他要胜出承太郎太多。承太郎还记得出发前收拾行李时花京院不小心丢下的纸,上面是自己的肖像画,线条精炼而准确。即便他现在画速写画素描画细胞图画解剖图也有些年头了,他还是乐于听取最初的老师的建议。

啊啊,JOJO你这块阴影画得不对。花京院说。

在哪儿。

承太郎疑惑地低下头查找,冷不防被花京院偷亲了一口。

骗你的。花京院眨眨眼睛。

承太郎有些恼怒地去扯他那缕刘海,花京院哈哈大笑。


他们现在更多的是亲吻拥抱,不做爱,仅仅是互相抚摸,只是为了确认彼此的存在,最后拉灯,盖上被子。承太郎把花京院抱在怀里,绿宝石般的眼睛闪闪发亮。

睡不着么。花京院叹气。

嗯。

为什么。

我在想我这样做真的好么,强硬地把你留下来,万一你对我厌烦了怎么办。

安心吧,我永远不会讨厌你的。花京院说。我已经足够幸福了,现在这样就很好。

他轻轻吻了承太郎的额头,说,我给你唱摇篮曲吧。

别把我当小孩子!承太郎本想如此抗议,但不可思议地,他在花京院那温柔的歌声中很快就进入了迷迷糊糊的入睡状态。

他梦到很多往事,他和花京院的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替身对决,他把他扛回家,想着不能放这家伙不管啊而给他拔了迪奥的肉芽,然后是旅行,马不停蹄从一个地方赶到另一个地方,遇上很多奇奇怪怪的替身使者,在梦里面他们的模样都变得无比模糊,只有花京院是永远清晰的。

就连钉在钟面上已然破破烂烂的身体也如此清晰。

仿佛从始至终,他注视着的只有花京院一个人而已。

所以承太郎坚信,花京院并没有死。他只是变成了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状态,回到自己身边罢了。他梦见花京院的亲人来索要花京院的时候,蛮横拒绝的自己和在一旁不停叹气的老乔斯达。老乔斯达边望着空无一人的某处,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他的外公也采取了相同的做法、挽留下某个人了么。承太郎猜测道。

花京院在他身侧渐渐浮现,从透明到半透明,最后变成厚实而不透光的身躯,和他的替身友好地站在一起。


如果真的那样做就好了,说不定……

承太郎把手肘搁在额头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温柔地照射在他眼睛上。那种热度几乎让他产生有人在亲吻他的错觉。

当然除了他以外,屋子里空无一人。


FIN-


很挫的解释:

想写一个“承太郎认为如果把尸体留下来花京院的灵魂就会留在他身边,(但实际上他没有,他没有拒绝花京院的家人)他仅仅做了这样的梦”的故事,标题的意思是他每天都在做同样的梦_(:з)∠)_

我知道我啥都没写清楚_(:з)∠)_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