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西撒生贺]蜗牛、樱桃和雨

半夜发文假装不会有人看到(x

挫爆了我简直拿不出手QAQ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变这样了总之,我已经决定去闭关了,大家珍重


灵感来源于几天前微博疯转的异常beautiful的蜗牛kiss摆拍图

(让我们一起唾弃那个折磨小动物的摄影师吧

蜗牛paro,蜗牛的交配不能细想,易变成百合或者可怕的逆CP_(:з)∠)_


祝My男神513生日快乐!

——————————————

蜗牛、樱桃和雨


蜗牛是不会叹气的。

蜗牛当然也不会抽烟。但这并不妨碍他用一小段草茎当成香烟,时时刻刻带在身边,遇到大大小小烦心或不烦心的事时摆个pose,思考下目前为止的一生。不幸的是那个神奇的魔法道具在他被拎起来的过程中弄丢了。

艾玛打造一根长短粗细恰好合适的草棍儿容易么。他愤愤地甩了甩头。

“对不起,是我错了,”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JOJO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是个十足的孩子,不甘心不服气的话外音一点也不少。

“罪魁祸首是那个人类!要不是他有摆拍博出名的恶习我们至于落得这样么。”

西撒皱了皱眉,如果说那触角下的小块皮肤也算作眉毛的话。他也不是不能理解JOJO被雨困在小窝里三天不能出门的心情,赶了个雨停的大早被人抓住也只能说是意外了。比起责怪JOJO来,当务之急是找到从樱桃梗顶端下去的方法。

没错他们还呆在一幅构图精妙的画面里:小石子缓和了湍急的溪流,鲜红的樱桃飘在映出树枝和天空的水面上,两只蜗牛隔空相望,摇摇欲坠。

摄影师早就拿着满意的照片离开了,他和西撒都知道,快要下雨了。

没错,雨,蜗牛又爱又恨的自然之神。他们喜好潮湿,但漫天大雨的恐怖却也给他们的心灵打下了牢牢的烙印。

上一次大暴雨的时候这附近就淹死了不少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蜗牛,以至于他现在想要耍个帅都找不到小姑娘。

倒是捡到了一个小鬼。就是那次雨停之后的第二个晴天,西撒在石头缝里发现了被晒得奄奄一息的JOJO。西撒啊西撒,你在想什么,你连自己都养不活了,你能抢得过那些野蛮的食草动物么,差不多快到他们到处游荡觅食的春天了。他叹息道。

但他又忍不住翻动那个小家伙。你看他多可爱,透明的小壳,还没我的触角长。

JOJO整个身体都缩在壳里面,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单纯被西撒弄晕了。

西撒还是把小蜗牛留下了,鬼使神差地,富有同情心的,还有些许害怕寂寞和恋童的心理。他根据蜗牛壳上类似于字母“J”的花纹叫他“JOJO”,他不知道这个音节怎么会出现在一只蜗牛的语言系统里,但它好像从上古时期就存在于此,埋伏在神经纤维的某处,专为了某个特殊的时候派上用场,就像饿了就吃菜叶子,涨水了就爬到高处一样自然。

雨滴落下来了。尽管樱桃的小船是被稀稀拉拉的石头围在中间,一时半会不用担心被冲跑,但水滴产生的力量非同小可,他自己和JOJO都跟着樱桃晃了几下。

都怪他养得太好,JOJO长得太快了,比吹气球还要快得膨胀起来,转眼就比他这个抚养人还要大一点。所以雨要是就此变大的话,JOJO会比自己的处境更艰难。

西撒试着往下挪了一步,樱桃梗晃得厉害。不行,即使我能下去,JOJO那个笨拙的家伙也会被甩出去,不是砸到石头上就是掉进水里、被冲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去,这水的深度也不是小小的蜗牛能够克服的。

唉。难道这辈子我们就这样结束了么。

……为什么是“这辈子”?西撒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感慨给愣住了,与此同时,一些明显属于他又明显不属于他的记忆的碎片,光一样掠过他的脑海:他们曾经是两株相隔不远的、在夜风中窃窃私语的番茄,也曾是被来喝水的青蛙、不经意一口吞掉的池塘里最低等的浮游生物,也做过一见面就打架的隔壁邻居的猫和狗、却在一方搬家的某天相互倚着久久不愿离开;还有倒霉的撞上飞机机翼而直直下坠、掉在厚厚落叶上大难不死的鸟、和找来草药的善良狐狸,尽管那只鸟为答谢他唱的歌很难听,他们却一直都是好朋友……

而最初的最初,光路的源头是两个年轻人,他们互相鼓励、相互拆台,为了守护红石、打倒仇敌柱之男而刻苦训练。他是西撒.齐贝林,而另一个年轻人是乔瑟夫.乔斯达,继承了黄金精神和他最后波纹的男人。他用他祖母绿的眼睛见证了他的传奇一生,最后毫无遗憾地和他一起归于尘土。

为什么会忘记呢,明明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事情。

但是,没关系。无论如何我们一定会再度相遇。就像溪流汇成江河,江河流进大海,海水蒸发成云,云又化作雨水降落下来,那是生生不息的循环。

无论以何种姿态,在何时何地。一定会再度相遇。

西撒探出身子,没有刻意保持平衡,比人为强迫的那时更用力地伸出两对触角,JOJO惊讶地望向他,一动不动,没有回应,直到西撒不耐烦催了一下,JOJO才挺了挺身子,将他们的触角贴到一起。

明面和暗里的意思都一目了然。他的小处男害羞得脸都红了。嘛,也难怪,春天是蜗牛的发情期嘛。

如果能活下去就好了。如果。

“JOJO,我想说……”

“西撒!先等一下,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JOJO急切地打断他,“看到那些树叶了么!我们应该可以利用樱桃梗的韧性弹跳到那上面,然后再爬回岸上。”

JOJO指的是被水流带下来的枯叶,被石头和树枝拦住去路而堆积成平台模样的地方。看上去一如既往地符合JOJO思考回路的危险距离和不安定落脚点。

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心一横,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团,只留下仅有的发力支点,往下压了一下,像弹弓的石粒儿一样跳向那个地方。

同一时刻,JOJO也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如果我们得救的话,西撒酱要给我一个吻作奖励哦!”

“那也要等安全到家了再说吧,笨蛋。”

他笑道,落到了叶堆中间,滚了几下,最终稳稳地停下来。

 

FIN-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