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西承西][坑]初恋这件小事

庆贺4.4三部动画播出!

没有写文的干劲于是翻了篇去年6月的旧坑凑数_(:з)∠)_


不要问我为什么拆了自己的本命CP(x

就是觉得好玩(x


坑,慎入

——————————————

庭院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承太郎的第一反应是大声呼喊母亲,但是金发青年的微笑看起来并不险恶,也许是父母邀请的客人,承太郎想,幸好自己没有吓到对方。

他因为一场感冒而请假在家休息,虽然刚从午睡中醒来,但现在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这些樱花开得真漂亮。”金发青年毫无保留地发出赞叹,那是种植在门前人行道上的观赏树,不过树冠高过了自家围墙,即使站在庭院里也能不费力地欣赏到那些花簇。正是一年一度樱花开放的季节,就算是承太郎这种乖张孤僻的小孩也不得不为初樱之美而感叹。

“即使如此,我最喜欢的还是向日葵那种热情的颜色。”

心头所好突然被贬低的滋味可不好受。

“我说你啊,无视主人不是很失礼么。”承太郎憋了很久终于憋出一句话,他一向不擅长嘴炮,难得的“合理”应对让他心里突然升腾起洋洋得意的感情来。但金发青年没有接过话茬,却是大吃一惊的样子。

“你居然看得到我?!”

这不废话么。“……”

“不错嘛,乔斯达家的小鬼。”金发青年走近了几步,他的笑容越发明媚,“……”

“承太郎?”过道的一侧忽然传来荷莉的声音,“你的身体还没好全,回房间休息吧,在这里吹风病情变严重了怎么办。”

不过几步路程,荷莉还是执意要把毯子盖在承太郎的肩膀上,并拉他往内屋走,其中金发青年就这么静静地站在一旁,当他彻底被推拉门隔离在外面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刚才的笑容。

“承太郎,你一直回头在看什么啊?”

“……没什么。”

 

“原来真的存在啊,‘幽灵’之类的。”

金发青年开始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他的房间里,既然无害,承太郎也就随便他了。父亲因为四处开音乐会常年不在,母亲太过温柔纵容反而无趣,他更期待不时来访的意外之客。

“也许是吧。”金发青年对这个承太郎千辛万苦才找到的概念不以为然,他坐在窗台边翘着二郎腿,“怎么,你没跟别人说?”

“……”承太郎摇摇头。这种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的事对沉默少言的男孩而言简直是大考验。

“乖孩子。”金发青年好像更希望这样,神情并没有瞬间变得寂寞,更没有哀怨。他伸手摸了摸承太郎,当然,承太郎只感觉到一阵微风拂过而已。

“……作为保守秘密的交换……”擅自把金发青年的存在划定为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对方到底配不配合也不知道,就此要求他说出自己的身份会不会太……承太郎不免紧张地看着他。

“诶,我没说过么?我和你爷爷关系很好哦!”金发青年很自信地说道,“他的钱包里面放的都是我和你爷爷奶奶三人的合影呢!”

“……才不是,是我们一家子的合照。”承太郎小朋友深感自己有责任说出真相,但金发青年突然黯淡下去的神色又有点让人于心不忍。

“哈哈,说得也是,毕竟都过去那么久了……”然后他不再说话,把手指搭在嘴唇边吹出了几个泡泡。那些泡泡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无声地消失在空气中。

 

承太郎从学校回来的时候脸上手上腿上多了不少伤口,制服也灰扑扑的全是星星点点的血迹。

“承太郎,你又跟别人打架了?”荷莉很关切地说,一副着急和心疼的表情。

“承太郎,你打架打输了?真没用。”金发青年倚在门边幸灾乐祸。

“烦死了!”虽然是高年级学生过来找事,但自己打不过对方也是事实。本来就很生气的承太郎看见青年那种态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吼完就直接进了房间,也不管荷莉在后面絮絮叨叨地抱怨。

“怎么,你专门过来嘲笑我吗?”承太郎苦大仇深地脱衣服,不时因为布料擦到伤口而表情扭曲。

跟着进来的金发青年围着他转了一圈,“没事,这点小伤两天就能好。”

“……你懂什么。”承太郎瞟了他一眼,继续苦大仇深地给自己擦药。外表看起来很结实,实际上一遇到纠纷直接逃走的胆小鬼也很多。

“说到打架我可是行家,不知好歹的死孩子!”金发青年不服气地叫嚷道。不知道哪句话打开了他的开关,就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我现在的精神可是回到了贫民窟时代!”

从来只会说些美食啊女人啊的纨绔公子,居然兴致勃勃地给他上打架课。

“如果别人踢过来,你就这样防御……然后这样……最后这样……如果是出拳的话,那就这样……这样……当然,我觉得先下手为强最好,以前我都是用扳手,一击必杀。”金发青年给他摆了不少姿势,越说越起劲。

“你乐什么?!”

承太郎疑惑地摸摸脸,自己笑了么,明明还是面瘫的样子。不过因为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忘记了要生气的事是真的。真亏他能看出来啊。

打开了话匣子再说下去就轻松多了,承太郎每晚的睡前故事从花花绿绿的腐败生活变成了波澜壮阔的人生历险,金发青年也并不介意把自己糟糕的混混生活跟承太郎分享,但通常是他还在兴头上的时候,承太郎已经呵欠连天。

“承太郎,不准睡!还有一点点就讲完了!”

“……睡了。”床上的男孩熄灯,拉被子,闭眼睛。

半个月以后承太郎终于堵到了高年级学生,成功复仇。不过是衣服上落了点灰,承太郎居高临下地看着学长们求饶,心里除了成就感和自豪感,还模模糊糊地多了些别的东西。此后他再没有在拳脚战中输过,但是奇怪的是,他一直赢不了他的师父,金发青年每次都轻而易举地看穿他的攻势,提前在他的命门处等他。

“你爷爷可比你聪明多了。”

因为是平手局而很少提起的和乔瑟夫祖父初次见面的事,承太郎只简单地知道个结果,那就是青年把爷爷困在了巨大的肥皂泡里,而爷爷用鸽子攻击了师父从而扰乱师父的呼吸,由此逃出了肥皂泡。

“……那也是你比较厉害。”承太郎闷闷地说。

“我死了,JOJO活着,这就是区别。”金发青年如此说道,一脸轻松。但是承太郎却第一次觉得胸口堵得难受,他想哭,眼眶却是干涩的。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CHINCUALES | Powered by LOFTER